Time and tide wait for no man

【本亨】浪费-7

看到这章要哭 好压抑啊

咩咩咩是会飞的咩咩咩:

7.


他被自己的同事拉进了当地的酒吧,那个女孩儿被推到他们中间的时候Henry正耷拉着眉毛嫌弃手里的那杯cyder。他抬头,对方牵起嘴角笑得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。


“Hi!”女孩儿倒是不害羞,坐下来用手里的酒杯主动碰了碰了他的。“Jennifer……”


“呃……”他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一个自我介绍。


 


其实你要问Henry Cavill究竟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,他多半回答不上来。喜欢就是喜欢,非要把可能的感情划分进一个特定的框架那明显是种蹩脚的谎言——用来拒绝你不感兴趣的对象。


就像你不知道下一秒的自己是不是就会突然爱上谁一样,爱情从来就没有一个固定的形态。 而Henry也不喜欢把跟自己交往过的女孩子归类,对他来说她们都是特别和独一无二的。所以面对Jennifer的笑容和蓝眼睛,他打算尝试一下。毕竟对方的名字很有趣不是吗?


这个笑话好烂。他在心里唾弃自己。


酒吧的灯光闪着暧昧的红,Jennifer支着下巴安静地坐在他旁边,手臂贴着他的,偶尔在大家聊得有趣的地方笑笑。Henry也不说话,只低头把手里的shot杯扔进面前的宽口杯里。在两种颜色的液体彻底混合之前一饮而尽,然后继续前一个步骤,仰头,见底。


“试试吗?”他喝完第三杯时转头问身旁的女孩儿。


Jennifer撑着自己往前靠了靠,凑近桌上那一排Jagerbomb。“你有极限吗?喝这个?”她伸手把脸侧几根垂下来的金发别到耳后,眼睛眨了眨。


有吗?有吧。只是他懒得去想,就像他不会去记得男人拉开那罐monster的时候笑着跟他说比起酒精这种能量饮料才更可怕。对啊,其实Jagerbomb不容易醉。只是心跳会失序,会喘不过气,会浑身的血液都往某个地方上涌,会让你忍不住想往那个熟悉的后背上靠近一点,再一点……


 


他的舌尖刚抵上上颚就被杯子里炸出来的液体沾了一脸,Jennifer咂了咂舌头,冲他扬起手里的空酒杯:“你还继续吗?”


“好啊!”


喝到后来大家都默契地退开了,只剩他们两个坐在椅子上歪着脑袋数桌上的空杯。Jennifer挺好的,Henry花了半秒得出这个结论。


 


不不不,这个世界上所有的Jennifer都应该是好的。


 


他们数完了杯子就坐在光怪陆离的灯光下各自沉默,虽然音乐轰炸着整间酒吧,但他和Jennifer之间就像是陷入了奇妙的虚空状态,这大概是酒精所能带来的最大优势之一。


他分神去想了想他们目前的处境,其实要说以前他是会喜欢上Jennifer这种女孩儿的。至于为什么换成现在就不行,Henry觉得这个问题没必要去抽丝剥茧弄得太透彻。


现在所知道的就是,如果今晚的自己搂着Jennifer的腰走出这间酒吧的大门,明天能收获的东西就太多了,他需要吗?答案很肯定。


可Henry不想。


“嘿,”Jennifer的手不知道什么搭上了他的肩,Henry看到她喝得发红的嘴唇动了动:“我们干嘛互相勉强。”


“啊?”他发出一个不明所以的单音节。


Jennifer收回手,把粘在唇边的几根头发拨开,Collins杯里还有一半化了冰的威士忌,“还是喝酒吧。”她说。


那天晚上回去之前,Henry问她:“我们不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吗?”


女孩儿歪着脑袋认真地想了想,“认真的,你觉得有必要吗?”她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只笔,Henry看到笔头上的Q版超人。“留个签名吧!”


他不知道自己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


 


\


 


一场大雨之后他在宣传期里的最后一个通告宣告结束。


他去接Kal回家,那个大家伙舔了Henry一脸的口水来以此表达对自己的想念。他牵着它,撑着伞一步步地往家的方向走。Kal一路傻乎乎地蹭他的腿,Henry知道它很快乐,纵使今天不是个散步的好日子,但这不妨碍它的幸福。


Henry终于忍不住停下来,他弯腰,Kal立刻搭着两只湿漉漉爪子放上自己的手心,舌头伸出来像是在冲着Henry傻笑。


“good boy……”他也忍不住笑,“你笑得像个笨蛋。”


他已经抱不动它了,只能使劲儿揉了揉它的大脑袋。对Kal来说幸福好像那么简单,唾手可得。那男人以前总喜欢恶趣味似的给它酸奶的盖子,汉堡里的肉饼,这些对Kal来说就像是小朋友们被克扣的零食、橱窗里得不到的新款玩具,所以它总是乐意看到他的。它甚至愿意把藏在沙发后面的玩具骨头扒拉出来送到男人的跟前,要知道这是它所有玩具里的最爱。


这些记忆在他的脑海里闪了闪,他想到男人嫌弃地捡起那个玩具,想到Kal欢喜的吠声,


吠声……


他差点被狗绳绊倒,Henry伸手去抓牵引器,却晚了一步,Kal挣脱他转身奔进了雨幕里。


“Kal!!!”


Henry觉得心跳仿佛漏了一拍,他站在空荡的街边望着自己的爱犬奔进右边的转角处。恍惚中他觉得会不会是某个认识的人出现了,这个猜测让他呼吸不稳。


Henry没敢走太快,他撑着伞,屏住呼吸一点点地往那里靠近。


那是幢公寓楼,侧面的广告灯牌已经亮起来了。Henry仰头,那些淅淅沥沥的雨滴砸在他的脸上。巨幅海报已经换成了自己不认识的模特,曾经那几盏坏掉的射灯也早就被修好了。


“Kal……”他的狗狗蹲在一盏路灯的灯柱旁边,望着他吭哧吭哧喘气。


Henry低头把牵引器捡起来,Kal项圈上的名牌在眼底晃了晃。有什么东西一瞬间堵住了他的呼吸,Henry张嘴换气。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直到雨水打湿了自己的后背。


“走了……”他疲惫地抹了一把脸,眼眶酸涩,“回家。”


 


TBC


大概通过狗牌的倒影看到了那谁吧


当然是我胡说的

评论
热度 ( 72 )

© 落叶封冰 | Powered by LOFTER